难恢复五一长假,黄金周并非权宜之计

作者:公司与行业

黄金周并非权宜之计

  近日,全国假日办征集法定节假日放假安排意见的调查正式结束,受假日办委托,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对调查数据的分析整理工作已经开始。该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表示,针对民众反映的长假不调休的问题是可能实现的,但调整黄金周的可能性不大。
  专家预测
  调休出的小长假或恢复正常
  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副主任戴学峰表示,调查数据分析工作已开始,完整的分析结果出来后将上报全国假日办公布。
  对于群众吐槽的调休放假问题,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表示,小长假不调休是有可能实现的。刘思敏表示,我国11个全民放假节日中,元旦、清明、五一、端午、中秋等均是1天假期,通过调借双休日才形成3天小长假的,从拉动消费来讲,3天假和2天周末差别不大,从游客出游意愿和旅游行程计划来说,只有7天长假才能带来和周末不一样的质的变化。因此,在保证全年总放假天数不变的前提下,不再对小长假调休,而改为正常休假,从民意或经济需求上都是可能的。
  仅凭网络调查难恢复五一假   恢复五一黄金周是此次调查中网友呼声最高的建议。刘思敏认为,仅通过网络调查就恢复五一黄金周不太现实。刘思敏说,此次网络调查分析并不是假日改革的法定程序,以往要想调整黄金周都需要国家做出非常严谨的调研才能决定,调查手段要丰富,样本量要足够大,抽样调查人群必须合理等。
  中国旅游研究院黄璜博士表示,目前黄金周已成为国民刚性出游需求的必备保障,同时也是国家拉动内需、促进消费的一大利器。群众也有用更长的假期来促成休闲方式升级的需求,综合看,不太可能因为不调休而取消现有的黄金周。
  明年假期安排可能推迟公布   据了解,往年的12月底,次年的放假安排都会公布。刘思敏认为,今年这个时间可能会拖后。今年十一黄金周暴露出诸多问题,全国假日办此次调查问卷更多是对民意的一次回应。调查结果的分析并不困难,关键在于全国假日办和国务院是否会以此为参考依据对放假安排进行微调。
  刘思敏解释,不在年底公布放假安排是有先例的。1999年确定增加五一、十一黄金周时就不是在年底决定的,因此从今年的情况看,国家也许不会太过仓促地作出决定,哪怕只是微调也可能会等到明年两会上经多方讨论之后再做决定。
  他山之石
  欧美休假不靠“拼”
  >>荷兰·员工休假雇主需付度假津贴
  荷兰法律对不同工种休假作出明确规定,休假成为法律赋予荷兰人的权利。如荷兰媒体从业人员每年有25个工作日带薪假。所谓“带薪”,不仅指员工工作报酬,还包括雇主向员工额外发放的度假津贴。如媒体从业人员度假津贴为年薪的8%,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考虑到假期时间太长,一些人希望用减少休假换取更多薪水。但荷兰税法规定,如放弃休假加班,员工年收入将增加,但同时将缴纳更多所得税,得不偿失。另外,荷兰劳工法规定,假期最多只能工作70个小时,即不超过10天,其间薪水加倍。而且,雇主要求员工加班需要与劳工局、税务局等监管部门反复商谈。因此,在荷兰,很少有人在假期加班。
  >>德国·放弃带薪休假没有经济补偿   德国人休假最大特点是灵活。德国《联邦休假法》规定,每人每年享有至少24个工作日的带薪休假。加上法定如新年、劳动节、统一日、圣诞节、复活节等节假日,每年假期超150天。德国政府鼓励人们带薪休假,对自动放弃带薪休假的员工不予经济补偿。德国法律规定,人们可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分拆安排休假日期。雇员可提前和雇主协商带薪休假时间。除10月3日德国统一日是德国全国法定节日外,其他节日均由各州自行决定。雇主会根据工作需要,安排员工分散休假,既保证工作顺利进行,带薪休假也得到了落实。出游时间自由有助于减轻景点和道路过于拥挤。德国假期时间长种类多,但很少出现道路拥堵、景点爆满现象。

文 本刊记者/邢 力

今天的中国,专家之所以常被戏称为“砖家”,是因为他们只懂理论,不懂现实。只会讲大道理,却不知真国情。他们的设想只是一种建立在书本上的理想化的状况,理想当然很美好,现实却常常很骨感。一项美好的构想,理应建立在对纷繁多变、参差多态的现实情形的综合考量之上。明眼人都知道,自主安排、错峰休息的带薪休假当然比全国统一的黄金周来得优越,不仅能有效避免黄金周的交通拥堵和旅游景点的高峰负荷,还可降低休假旅行的交通及食宿成本,增加休假在精神上的幸福指数。然而我们所面对的现实国情就是实现全民带薪休假,难于上青天!

事实上,早在1995年带薪休假就写入了《劳动法》,后来的《劳动合同法》以及国务院的相关法律法规也多次就带薪休假进行规定,但执行难、监督乏力的情况一直存在。而带薪休假实施率从50%提高到接近100%的这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蔡教授所主持的团队曾有力推动了“五一”黄金周的取消,其影响力可见一斑,希望该团队不仅能破也能立,在保证带薪休假权方面也能有所建言献策。

至于“十一”黄金周,正如上文所分析的,并非与带薪休假水火不容。如果说当年设立黄金周的初衷是在亚洲金融危机的环境下,为了有效拉动内需、刺激消费的权宜之计的话,今天我们就应该理直气壮地说一句:黄金周已不再是拉动内需的权宜之计,更不是带薪休假尚未完全落实之前的权宜之计,而是国民本就应该享有的休假权利!如今黄金周导致的环境交通压力,并非黄金周自身的错,凭什么以此来剥夺国民的这种名正言顺的休假权利呢?

说到底,放假是我的权利,我在假期里是愿意被堵在高速公路上还是在家里休养生息,则是我的自由!

既然黄金周事关全民利益,其实无需多么复杂深刻的理论辩驳,看看民意就一目了然。自从2008年宣布取消“五一”黄金周以来,每到黄金周,许多媒体都会进行民意调查,结果都是反对取消黄金周的人居多。民意如此,专家们又为何偏要与民为敌呢?

本文由澳门足球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