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证许可证争夺战或将温度下落,部分资金注入

作者:环球财经

今日,安永发布调研报告《2016-2017保险业风险管理白皮书》。《白皮书》总结了2016-2017年保险市场的发展趋势和特点,并展望未来行业的发展趋势。

图片 1

2016年是我国保险业总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27.5%,规模已达世界第二。与此同时“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的正式实施,标志着我国保险业监管体系进入了新的阶段,并且比肩国际一流水平。在保险业取得重大发展的同时,行业也面临着监管约束加强、国内宏观经济形势走低、国际市场波动加剧、整体金融市场风险水平上升等重要挑战。

中国保险业在经历改革新政后,或迎来一段红利效应好时期。摄影 张衡年

安永亚太区保险业主管合伙人赵晓京认为,回顾2016年,保险业依旧生机勃勃地在金融行业中持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保障型业务的保费收入占比提高, 投资收入快速增长,保险资金运用也更加创新与积极,高速的增长带给无数保险公司继续拼搏的动力。这些动力均来源于整体宏观环境、金融市场环境变化和监管政策的变化。

安永近日发布的最新发布调研报告《2014保险行业风险管理白皮书》中指出,中国保险业在经历一系列的改革新政后,或能迎来一段红利效应好时期。白皮书预测,2014年中国保险市场保费收入将实现大幅增长。其中,寿险和财险保费收入有望分别达到1.134万亿元和7198亿元。

安永(中国)企业咨询有限公司精算与风险管理高级经理曹静补充道,2016年,国内金融市场总体面临“低利率”和“资产荒”的挑战,利率的阶段性低位不仅对保费收入造成冲击,也直接影响保险资金投资资产价值和投资收益,进一步加剧资产负债不匹配风险。在双重挑战之下,很多保险机构都被迫放宽自身的风险容忍度水平,投资于风险更高的资产以博得更高收益;然而,在偿二代框架下,粗放式的资产负债管理将难以为继,精细化的资产负债管理能力将成为保险机构获取稳定增长的关键。

《白皮书》中盘点了保险行业内的七大热点事件,包括全球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财险业面临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机遇与挑战;车险费率市场化;规范高现金价值产品;企业年金税收优惠政策;主动管理型健康险的机遇与挑战;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付能力监管体系。

总体来看,我国保险市场存极大发展潜力。展望2017年保险市场发展趋势,《白皮书》指出,1. 保险牌照争夺战或将降温。虽然2016年中保险牌照持续走热,引各路资本争相竞逐,但随着保监会不断抬高股东准入门槛,这一现象或将在2017年降温。2. 理财型保险产品不再一枝独秀,长期传统险重回焦点。3. 保险资金运用难度加强并未阻止投资发展的脚步。在“资产荒”的背景下,保险资产多元化配置动力将继续加强。另类投资、海外投资将仍然是2017年保险业关注与资产配置的重点。

近期保费快速增长

安永称,近期保费快速增长,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投资渠道放开、利率市场化、优先股试点启动等利好因素。此外,保险资金发挥主动管理能力,通过调整资产结构使得投资收益率处于上升通道,也令保险业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

央行刚刚降了息,这对保险业有什么影响?安永保险行业亚太区主管合伙人赵晓京认为,降息对保险市场产生了利好效应。“首先,大家觉得如果利率低了,就会把钱拿到市场上来买一些产品,其中就会有部分钱流入保险行业购买一些分红产品或者相关产品。其次,本身来讲,当利率如果下降的时候,我们用市场的方法计量资产市值有提高,对公司本身偿付能力也有相应的影响,有一些正面因素会驱使保险行业进行进一步的发展。”

不再以保费规模称雄

2013年5月保监会发布《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整体框架》,这是“偿二代”建设的一项重大阶段性成果。根据计划时间表,“偿二代”将于2015至2017年间建设完成,因此,2014年是各项具体技术标准研制和定量测试工作开展的关键年份。此次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二代”体系建设,也同样使各家保险公司在风险管理工作上面临重大的改革。

赵晓京表示,“偿二代”正式实施后的影响将利好优质保险公司。以风险为导向的监管将不再以保费规模论英雄,风险管理能力将直接与资本要求挂钩。同时,业内的上市公司势必将受益其中,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资本金的要求不一定要比现在多,而是根据实际风险大小确定资本要求。另一方面,保险业将出现结构性分化,对于风险管理水平差、资产组合都是高风险、资产负债不匹配、业务质量差、承保风险非常大的保险公司提出的资本要求将会高于资产组合、风险管理水平都很高的公司。

“与此同时,保险公司或将提高资本使用效率。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将通过细分和科学计量风险,增强风险与资本要求的相关性,便于监管部门和公司掌握不同业务和产品的风险程度和资本消耗状况。”赵晓京补充道。

健康险难以定价

在健康险方面,赵晓京透露,目前仅有人保、昆仑、平安、和谐四家公司在健康险稍有斩获,但量都不算大,也不赚钱。赵晓京认为,主要是由于医疗赔付基础数据不足。“整个理赔,没有数据,定价都定不出来。比如说一个人看病,到底我们赔到哪里,如果做心脏手术,脑开颅手术,手术费可能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做健康保险到底能不能赔这么多钱,这就是为什么一直量做不上去的一些相对的难度,因为跟我们本身的医疗体制还是有一定相关性。”

本文由澳门足球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